安居文学

首页 地下城降临,我成了魔王执政官
字:
关灯 护眼

# 009 虐待(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“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肉片冒出油脂,在炉子上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教头被陈恩两次击倒,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心情大好,主动带陈恩吃烤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热气腾腾的五花肉夹到陈恩的盘子里,说道:“要说怪,也真怪。以你小子表露出来的战斗能力,我觉得至少是个B,怎么会是D-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摇着头:“我也不懂。但我是黄金天赋,全荻花市才一百多个,从这个角度来说——我天赋好像不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金天赋有锤子用!黄金天赋说的是你特别适合‘强盗’这个职业,比较容易二次觉醒,真正有含金量的是综合评价。属性补正高的,那才是真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教头转着酒杯,开口说道:“王震远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你同期,染个黄头发,说自己一定是第五个勇者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谁啊?

        陈恩抬头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教头喝了啤酒,然后说道:“那小子走运,职业只是普通的剑士,综合评价却有A-!昨天结果一出来团部就去人和他沟通,想让他加入团部。交涉过程不能说宾主尽欢,只能说是撕破脸皮,那小子和他爸妈待价而沽,提出了很离谱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听了,脸上没什么变化:“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异世界入侵带来的不单单是魔物和魔素,还有异世界人、异世界组织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组织是友善的,有些组织是居心叵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大有潜力的职业者的渴求,异世界的大小组织不比团部来得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教头继续说道:“剑士这个职业非常常见,但A级的剑士真的罕见,他以后有可能成为最强大的剑士之一,价值难以估量。‘灰幕’里很多大的冒险团都得到了这个消息,有几个手眼通天的,甚至比我们的人早到王震远家里,他们声称愿意提供全套扶持,只要王震远愿意成为他们的一员!真的是——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依然不动声色:“他们开出的条件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格的说,是现阶段团部无法提供的优渥条件。我们正在尝试打感情牌,结果可能不会很乐观,主要是王震远家里人……太势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不关心别人,他只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问道:“教头,二次觉醒之后,我的属性补正会不会提升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教头一怔,答道:“肯定会提升啊,不然不是觉醒了个寂寞?不过你也不要抱侥幸心理,你底子差,就算顺利二次觉醒,最多也就是C或者C+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C+不比D-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要这么说,确实。努力吧,你现在就是个废物,真能到C+,勉强算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我还能三次觉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发什么梦?二次觉醒的平均等级是50级,你升的到50吗!吃饭吧,吃完老子上班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吃完,陈恩一手握着银盾,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入梦的机制,尚不明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梦境是否还会出现,也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如何,准备工作是要做的,必要的“验证”也不过或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恩从塑料袋中取出手机支架,将手机摄像头打开后对准床铺,放到支架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后,他左手斧头右手盾,头上套一个悍匪面罩,神色虔诚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哒、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间,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内死寂,只有墙上挂钟秒针走动的声响。陈恩闭着眼睛,一点睡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睛,暗笑自己沉不住气,思维自然而然的发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安教头提起的“王震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年来,陈恩两点一线,成天泡在团部的训练场中锻炼。除了姐姐、龙星和团部的几个同期之外,他几乎不和其他人做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个王震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啊?

        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王震远一定不经常出入训练场,他不是一个勤勉的人,否则陈恩不可能不知道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命运就是喜欢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综合评价A-,证明王震远的属性补正一定极好,他很可能有一个、甚至两个A级属性补正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想想自己可怜的补正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只有D-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可避免的,妒火在燃烧,胸口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恩轻轻叹息,克制住想要翻身的冲动。他再度闭上眼睛,尽可能的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不知过了多久,梦境再度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昏暗的,昏暗的不知道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前无危险】

        陈恩看着脚前的发光字迹,意识到自己故地重游,第三次进入梦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盾和斧子都在手上,他默不作声,迈开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甬道尽头,上一次被陈恩杀死的堕落剑士再度复生,陈恩不假思索的上前、轻车熟路的斩杀,再度斩获330点经验值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!

        梦境中死亡的魔物会复活,就算实在打不过那铁杖老者,每一次进入梦境也能收获660点经验!

        白拿的经验,好香!

    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只堕落剑士死在陈恩斧下,陈恩抬头看去,意外发现甬道两侧的火把没有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他稍稍皱眉,喊道:“老头!你在吗?开下灯,我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恩“啧”的一声,说道:“一码归一码,客人总是要招待的吧?我不辞辛苦前来拜会,你就这么冷落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有种你让升降机停工,我现在就找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义无反顾,在黑暗中摸索前进,很快站到甬道尽头的升降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机栝声沉重响起,升降机开始运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分钟后,陈恩再度出现在符文穹顶之下,站在铁杖老者之前!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去,只见那老者席地而坐,用一块灰扑扑的布团擦拭铁杖,丝毫没有理会陈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恩露出笑容,说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擦拭杖身的动作,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转头看来,独目中是刻骨的不屑:“你在向我问候吗?小畜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大皱其眉:“你很没教养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摇着头,仍旧不屑:“教养——?你也配谈教养?我已经摆明了我的态度,我不欢迎你!如果你真的有家教,你就不该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恩笑嘻嘻的:“我不是想来,是不得不来。这个地方没有其他路,除了前来面对你之外,我没有其他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!不将你斩断、杀死、碾碎,不让你感受到透彻的痛楚,你当然会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挥舞一人高的铁杖,独眼中透出杀意:“准备好面对折磨了吗?我上次说过,我会虐待你。”